83号文”提出对因转型新设的小贷公司融资杠杆将放宽至5倍-新闻200字
点击关闭

净额机构-83号文”提出对因转型新设的小贷公司融资杠杆将放宽至5倍

国安亚冠开门红

此外,據陳文的觀察,小貸公司目前的標準化融資渠道,也很難突破。「按『56文』等監管文件要求,ABS回到表內,已經是嚴監管了。而且小貸公司發ABS之類的,都需要證監會來批。如果證監會不予許可,這個槓桿額度就很難實現」。

在《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未正式出台前,「粵中小企業18條」對於小貸公司要求上的變化,是否意味着地方監管指標,出現了調整?記者就此採訪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他告訴記者,「粵中小企業18條」對小貸公司單筆貸款上限的計算口徑從原來的「資本凈額」調整為「註冊資本金」。但整體就槓桿率等比較重要的監管指標而言,「粵中小企業18條」的實際價值有限。

但在「粵中小企業18條」出台的8年前,即「2012年廣東版管理辦法」中對同一借款人的貸款餘額即有要求,不得超過小貸公司資本凈額的5%,且貸款餘額上限為500萬元。單就該百分比而言,與「銀監會2008年23號文」的規定,保持一致。

根據「粵中小企業18條」的要求,被適度放寬融資槓桿率的廣東籍優秀小貸公司,單戶貸款餘額上限,上調為不超過註冊資本金的5%且不超過1000萬元。

小貸公司的地方監管指標有了新調整?!陳文告訴記者,整體而言,「粵中小企業18條」的實際價值有限。

而「粵中小企業18條」總體提出的「槓桿放寬至5倍」,嚴格來說,並非廣東首次提出,這一變化可以追溯到2019年的4月。

根據中信產業基金旗下的麻袋理財研究院的統計,各地小貸公司的平均槓桿率是1.5倍到2倍;最高為湖南省的3倍,最低是上海市的0.5倍;2012年重慶曾率先放開槓桿率限制,提高到2.3倍。

另一面,發行資產證券化等融資產品,則原本屬於小貸公司表外的融資項目。但在2017年12月11日,銀監會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小組辦公室發佈《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專項整治實施方案》(即「56號文」)之後,這個局面被改變。即,網絡小貸公司過去依賴資產證券化等方式來放大槓桿的行為,被監管所禁止。

來自中國小額信貸聯盟官網信息,當下受疫情影響的不只是中小微企業,亦包括了一部分小貸業者。

關於口徑的變化,陳文認為「資本凈額是所有者權益,歷年利潤如果增加了,都會使得資本凈額提升,反之就會下降。但註冊資本相對恆定、變化不大。目前,國內的一些小貸公司處於虧損的狀態,如果按資本凈額5%算的話,會影響單戶貸款餘額的放貸量。」

記者注意到,「粵中小企業18條」的調整,主要體現在單筆貸款上限的計算口徑,由原來的「資本凈額」改為「註冊資本金」。

所以,小貸公司「杠杠提升主要還是體現在非標準化融資方面,例如私募債、金交所產品等,但當前的現實是小貸資產並不好賣。」陳文解釋道。

記者查閱2012年2月3日出台的《廣東省小額貸款公司管理辦法(試行)》(下稱「2012年廣東版管理辦法」)看到,廣東小貸公司的主要資金來源包括兩類,一是股東繳納的資本金、捐贈資金;二是從不超過2個銀行業金融機構融入的資金,餘額不得超過公司資本凈額的50%。此項要求與2008年5月8日銀監會、央行聯合發佈的《關於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即「銀監會2008年23號文」),保持一致。

根據「56號文」,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併計算,合併后的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暫按當地現行比例規定執行。據零壹研究院院長於百程當時的介紹,網絡小貸公司資產證券化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被要求在3倍以內。

槓桿率放寬的實際價值有限「粵中小企業18條」規定,對於各項監管指標優良、積极參与疫情防控的小貸公司,經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管局批准,其融資餘額可放寬至不超過凈資產的5倍。

7個月後,即2019年11月26日,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下發的《關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即「83號文」)流出,網貸轉型小貸的方案落地。其中,「83號文」提出對因轉型新設的小貸公司融資槓桿將放寬至5倍。

2019年4月18日,新京報記者從參与網絡小貸新規徵求意見討論的多方機構人士處曾獲悉,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融資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5倍。

據陳文介紹,按照「銀監會2008年23號文」的規定,小貸公司的非標準化融資杠杠率只有1.5倍。但是到了地方出台各自細則的時候,「大多地方金融辦實際上都放寬了杠杠,一般放大到2到3倍,尤其是對於網絡小貸。」

2月10日,中國小額信貸聯盟在線舉辦了疫情對小貸行業影響分析研討會。會上,小貸機構相關負責人談到行業目前出現的一些現實問題,例如,在無法開展新業務的情況下,仍須支付融資所產生的利息與經營支出,小貸公司運營壓力加大;此外,疫情之下小貸行業正常的收放貸等業務,亦受到了間接影響。

單筆貸款上限計算口徑由「資本凈額」調整為「註冊資本金」,有內因

因此,在他看來,廣東放寬小貸公司槓桿率的實際價值有限。「『銀監會2008年23號文』的杠杠約束仍然有效,這方面如果有突破,必須是中央政策的支持,否則地方給出的杠杠實際落地難度較大。」

其中,通過銀行、小額再貸款公司及法人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方式融入資金的餘額,放寬至不超過凈資產的2倍;而通過在滬深交易所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融資工具融入資金的餘額,放寬至不超過凈資產的3倍。

新京報訊(記者 黃鑫宇)2月13日,廣東省金融監管局等五部門發佈了《關於加強中小企業金融服務支持疫情防控促進經濟平穩發展的意見》(下稱「粵中小企業18條」)。在該項意見中,記者注意到,廣東將適度放寬優秀小貸公司的融資槓桿,從2倍提高到5倍;單戶貸款餘額上限,上調為不超過註冊資本金的5%。同時,廣東省金融監管局表示,將提高國有控股小貸公司、融資擔保公司等機構的不良貸款容忍度,支持其在疫情防控中發揮更大作用。

今日关键词:尼日尔踩踏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