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冯鑫一个-声称董事长个人的事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李冰冰短发新造型

一個馮鑫的投資人說:他太講義氣,太相信人,在發生商業風險之前,沒有專業能力及經驗用法律條款保護自己。

可見,「力小而任重」,害了暴風集團,害了股民,也害了馮鑫自己,要做好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長這個角色,嚴重超越了馮鑫的能力圈。

所以,當他們一旦出事,造成的負面影響,尤其是對股價的衝擊同樣十分巨大。人們不禁要問,這些出事的董事長走到現在的這個地步,到底是事出偶然,還是有其必然性?有沒有可能提早識別出來,並加以防範?

上市公司董事長出事的最大受損者往往並非大股東,而是處於信息不對稱狀態的小股民們,他們是最無辜的弱勢群體。董事長生病,股民吃藥,每次有董事長出事,媒體都會寫到,又有多少萬個投資者徹夜無眠,流露出對這些受損股民的憐憫之情。令人遺憾的是,由於相關的法律法規尚不健全,受到傷害后的索賠之路漫漫,到最後大多都是自認倒霉。

一個外強中乾的人,心中永遠缺乏安全感。強者通常平靜如水,態度謙和,反觀弱者,則普遍易怒如虎,一言不合,暴怒相向。所以,可以看到賈躍亭當年一看到媒體對樂視有負面報道就特別緊張,動不動就律師函威脅要告它們,這次大族激光的高董事長面對央視記者都不管不顧破口大罵,是不是有着跟當年賈布斯相同的心境呢?

可以佐證馮鑫不是賈躍亭第二的是,賈跑到美國去了,而馮鑫從來沒想過要跑。還有就是,暴風的股價不是他自己炒上去的,「股價在一片對互聯網企業的強烈饑渴里衝上去之後,馮鑫才開始用這個勢去擴張。當年國內PE太高,國外PE很低,國內公司去跨國併購,賺這個價差,是市場行為,也是一股熱。暴風身在其中而已,沒那個定力管住自己。」

看着缺口下哀傷的股民,大爺我忽然心生感慨,冒出「生活就像特朗普的嘴,你永遠猜不到下一秒倒霉的是誰」這樣的「金句」,沒想到在朋友圈竟然引起共鳴一片。

高度的自信,從高度的自律而來。自律就是自己管理自己,自己約束自己。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先學會克制自己,控制情緒,控制過剩的虛榮心,控制自己無所不能的幻覺,善於虛心聽取別人的意見,才能在這種自律中不斷磨練出自信。

今年以來,由於上市公司董事長出事導致股價暴跌的案例不勝枚舉。這裏所說的「出事」,既有類似大族激光董事長怒懟央視記者的事,也有各式違法違規被抓進去的事,這些「事」表面上看起來只是董事長個人的事,上市公司都紛紛撇清關係,聲稱董事長個人的事不會影響公司的正常經營,公司業務一切正常云云,但是,看看那些泥石流一般傾瀉而下的股價,能說沒關係嗎?

「資本逃避動亂和紛爭,它的本性是膽怯的。這是真的,但還不是全部真理。資本害怕沒有利潤或利潤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樣。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10%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如果動亂和紛爭能帶來利潤,它就會鼓勵動亂和紛爭。走私和販賣奴隸就是證明。」

這個夏天,暴雨很多,爆雷更多。有的是天雷,比如說特朗普又發推特威脅加稅,全球股市又現特朗普缺口,推特總統喜怒無常,變幻莫測,成了當前A股市場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那些動輒要搞什麼「生態」賺完全世界的錢、要在多少年內把公司做到萬億市值的董事長比如賈躍亭們,是內心怯懦的膽小鬼,還是意志堅定的偏執狂?

有些事情看似偶然,其實,可能正是「德與位」長期失衡之後的「厚積薄發」。

德薄而位尊道德是道和德的合成詞,道是方向、方法、技術的總稱;德是素養、品性、品質。道德雙修是人生的哲學。道德是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是人們共同生活及其行為的準則與規範。道德往往代表着社會的正麵價值取向,起判斷行為正當與否的作用。

智小而謀大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引用過托·約·登寧《工聯和罷工》中的一段名言,關於資本的本性,可謂一針見血:

看來那央視記者,確實是問到了人家的痛處了,問到人家心靈深處最柔軟最脆弱也有可能是最見不得人的一個「小秘密」,羊追急了也會咬人,理屈詞窮,惱羞成怒,董事長也是人嘛,有個醫學專業名詞叫做「應急反應」,不管一個人平時偽裝得多麼美好,真性情是藏不住的,酒後吐真言,急時露真相,大概就是這樣子的。

券商中國記者根據數據粗略統計,今年內,已經有10家上市公司老闆被抓。分別是大智慧老闆張長虹、愷英網絡的王悅、*ST鵬起董事長張朋起、中科新材的張偉、新城控股的王振華、博信股份的羅靜、ST天寶董事長黃作慶、康得新的鍾玉、派生科技的唐軍、暴風集團的馮鑫。相比之下,大族激光高董事長爆的這顆雷目前看好像還沒有太大殺傷力,但是,隨着監管部門的深入調查,後邊會不會還有更大的雷會爆,誰也說不準。

有了解馮鑫的人如此評價他:一個很用力的產品經理,不小心認為自己學會了資本運作,人很好,但沒想到水這麼深,資本世界這麼複雜,然後就失控了,而且失控程度遠超他想象。幾年前暴風股價莫名其妙狂漲,感覺馮鑫和暴風成為「投資人」套現的工具,許多早期投資人賺得盆滿,而二級市場普通投資者虧掉身家性命。馮鑫早應該出面解決股票惡性狂漲問題,他單純守着產品經理位置,不適合做CEO,包括後面他被各種高管蒙蔽。

還有個投資了暴風集團的投資者說,馮鑫這個人其實是個好人,但他確實不具備百億上市公司老闆的能力。法律是安全繩,沒有安全走鋼絲,早晚出危險。好人,現在已經不是褒義詞了。雖然暴風股票賠了幾十萬,當年中籤的五百最高浮盈也是十幾萬,不怨馮鑫,怨自己,要有各種警示跡象,區塊鏈玫瑰產品就是一例,利用暴風口碑,到電視失去售後,品牌砸了,億級的水漂也白打了。馮鑫在最高位上了槓桿,去槓桿烈焰,鐵鎖聯營,艦隊船長各自保命,暴風能不死已經不易了。好人和做好管理是兩碼事。接觸過馮鑫的一個投資人說,感覺他產品說得比較虛,調研不夠,過於務虛,執行力不夠。可能是缺乏合適的執行者。

托·約·登寧認為資本的本性是膽怯加上貪婪,這似乎是相互矛盾的,但是,這也說明了一個心理現象,即狂妄自大的人其實是不自信甚至自卑的,放縱慾望不擇手段追求暴利,無非是用所謂的「成功」來對沖內心的膽怯。

一個自媒體作者坦言自己是馮鑫的朋友,他寫道,聽到馮鑫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消息,張雲帆在群里和朋友圈連發了兩次:「世間以成敗論英雄,做人不必以成敗論朋友。」

情商與個人的未來成長密切相關,情商的提升方法不在書本中,在與人的相處、溝通中,依靠自我修鍊,因此請同學們注重與人相處的細節,提高與人溝通的能力。

平時牛逼慣了,一時半會改不過來啊,對於高雲峰的說法,有投資者在互動易上詢問,「請問董事長,CCTV2財經頻道播放的採訪錄音是否屬實,若屬實,那您的回答是否是經過深思熟慮,說股民沒有資格質問您,您是否覺得融資的資金是你們自己的,完全可以不經過股東大會,您自己就有權力做任何經營決策。那您置股東會於何地?您置全體股東於何地?」

董事長先怒懟后道歉的戲碼最近可以說是一場接一場地上演。前一周我們已經被區塊鏈少年孫宇晨先是懟天懟地懟人的豪言壯語「懟」蒙了,然後又被他180度轉彎90度鞠躬道歉的神奇逆轉驚呆了,上一周又來了個「激光大佬」先爆粗后道歉的鬧劇,都是搞高科技的人才,情緒的波動率怎麼比股價還高呢?

有的是地雷,比如大族激光董事長怒懟央視記者,發靈魂三問,據說還飈了一句粗口,結果觸發輿論炸雷,監管出手,儘管當晚誠懇道歉,但是,造成的惡劣影響怕是一時半會消除不了,上周五大族激光一開盤就逼近跌停板,創了兩年多來的新低,大爺我用計算器算了一下,高董事長這句粗口價值26.890164億元,相當於一天跌掉了三個「歐洲中心」。

可見,每一個表面牛逼哄哄的人心裏往往都住着一個膽小鬼。

有人總結了一番上市公司無視投資者的各種表現:是何居心邁瑞醫療,什麼角色大族激光,就是賭博千山藥機,下周回國樂視網,民族企業康得新,認識海洋獐子島……可見,有很多上市公司董事長還沉浸於家族企業的迷思中無法自拔,忘記了自己是社會企業,身上擔負著巨大的信託責任。

跟樂視賈躍亭出事後輿論一邊倒地diss他不同,最近,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也出事了,但我們看到的還有人在替他感到惋惜,有人不相信他會幹出行賄的事情來,還有人試圖解析「好人馮鑫」是如何將一把好牌打得稀爛的。

想干大事跟能搞成多大的事是兩個概念,每個人都需要知道自己的能幾圈有多大,邊界在哪裡。還是那句老話,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腳踏實地。

一家上市公司,尤其是民營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出事,對股價就是滅頂之災,難怪有人把董事長列為上市公司市值的頭號殺手,看來還不是一句戲謔之語。

有網友對這波操作不買賬,表示「你這是侵犯中小股東利益,學點法吧」。甚至有網友cosplay了董事長的角色表示,「什麼股東不股東,老子天下第一!」。

開車走在暴雨如注的廣州街頭,電台正播放毛不易的《牧馬城市》,突然被一句歌詞擊中——「為所欲為是輕狂,防不勝防是悲傷」,是啊,這段時間,總是有「輕狂」的董事長為所欲為,總是有「悲傷」的股票讓股民防不勝防,覺得這首歌應該叫做《牧馬股市》才是。「天外有天有無常,山外有山有他鄉,跌了撞了心還是回老地方」,遊歷于這樣的股市叢林,個人的悲喜多麼無關痛癢,令人感嘆的是,不管遭遇什麼樣的無常,仍有人在這裏漫無目的地、習慣性地守候,「把煩惱痛了吞了認了算了,不對別人講,誰還沒有辜負幾段昂貴的時光」,在紅綠交錯的K線間尋覓經年,所得幾何?除了自我安慰,自己給自己打氣,然後自認倒霉之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解藥。

其實,不加任何約束條件的盲目自信自大,不過是內心怯懦的一種反射,這不僅不能說明他是一個自信的人,更加說明了他的怯懦與自卑,因為他承受不了任何失敗的打擊。正真的自信的人是內心強大的,他能反思自己,承認錯誤,不會被失敗壓垮,即使在痛苦面前,他也會從容不迫,更善於踩剎車而不是一味地踩油門。

道德是一種良好的選擇習慣,一個人的道德和人品的高度與這個人所處的位置不成正比,就是「德薄而位尊」。假如一個人的道德標準處於較低水平,匹配他的也就是錢財夠溫飽,官居小領導的位置,一夜暴富,一夜成名,他就把持不住,不知道如何安放這些財富和名譽,炫富就是這種心理失衡的表現方式,唯我獨尊,財大氣粗,胡作非為,因為他的道德水平低下,他的選擇必然會觸碰甚至踐踏社會的道德底線,一旦走得太遠,難免觸犯法律,緊接着災殃就來了。

孔子在《周易·繫辭下》說,「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孔子把「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又分成了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三個部分,我發現,所有出事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幾乎都可以從孔子的註釋中找到失敗的答案。他們出事的原因各種各樣,歸根到底,在於「缺德」。

上周四晚上,深交所把這些話還給了他:對其上述不當行為予以批評,提醒公司實際控制人、董監高應當虛心接受媒體監督。

五年前,高雲峰作為深圳大學客座教授在開學典禮上講過一段話:

好比一個心理素質不佳的司機,開着開着,明明發覺自己走錯了路,這個時候本來應該踩剎車將車靠邊停下來,重新規劃一下路線,但是,由於「不能接受自己會犯錯」,更不能對車上的乘客「承認自己犯錯了」,懷着「沒準這條路也可以到達目的地」這樣的僥倖心理,他本能地選擇踩油門而不是踩剎車,結果偏離目標越來越遠,最後還有可能孤注一擲離開大路去抄小路,走到邪路上去了,難免發生「車毀人亡」的悲劇。

一個人明明只能做個好的產品經理,卻硬被推上了董事長的位置,乾著他完全無法駕馭的資本玩家的角色扮演,不出事才是一個奇迹。

按理說,一家公司能做到上市的規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從某個角度來看,上市公司董事長毫無疑問是我們這個時代商業成功的一個精英階層,他們很多人都是社會名流與商界巨星,擁有巨大的社會影響力。

坊間傳言,還有最勁爆的一句粗口,太髒了都不好意思說出來,確實太囂張和狂妄了。這樣的態度,讓人瞠目結舌,也讓投資者感到憤怒,這樣的董事長和上市公司,能叫人放心嗎?大族激光屬於公眾上市公司,屬於所有的股東,董事長雖然是實際控制人,但他的持股比例並不高,也就是說,大部分股份是其他股東的,竟然說是他自己的資金,明明都是數萬大小投資者的錢,怎麼用如何用當然要讓投資者知道,現在公司爆出醜聞,媒體難道不能質疑和監督?這個公司在這種人的帶領下能走多遠?

而一個自信的人,對自己充滿信心,做事往往帶着積極向上的力量,並時刻充滿激情。所有的盲目自信,和空腹自信,都是自以為是。

大爺我跟很多上市公司董事長打過交道,應該說,他們中的大部分是好的,但是,也有一些害群之馬,利用資本市場坑蒙拐騙,干盡壞事,多行不義必自斃,遭到法律的嚴懲是遲早的事。當然,也有的人本質上不壞,也想做點大事,出發點是好的,由於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急於求成,結果會把一把好牌打得稀爛。

力小而任重一個人的力量達不到其負重,輕者傷身,重者喪命。

智小而謀大,志大而才疏,眼高而手低,最後只能靠賭運氣來做事。一個人的思想智慧很小,但他的計劃太大,與他個人的能力不相配,其結果很可能造成嚴重損失。

深交所指出:上市公司及相關方必須謹記和堅持「四個敬畏」,尤其是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和上市公司董監高應當常懷敬畏之心。

這樣的人容易沒有節制地放放縱慾望,混淆了理想與幻想之間的差異。他們看似狂妄,實際上都是極不自信的人,普遍內心比較脆弱,他們需要以快速的、極大的成功來證明自己。

如果說孫宇晨的輕狂多少還是因為年少,那麼,大族激光高雲峰的輕狂就是真心輕狂了,高董1967年生人,屬羊的,聽他發飆的樣子還以為是屬虎的。

我在朋友圈裡讀到幾篇為馮鑫說話的文章,他們說「好人馮鑫」,他們相信馮鑫不會行賄,他們說他一直想把事情做好,他們說馮鑫沒有像賈躍亭那樣在股市拉高套現,他一直是個好銷售,好產品經理。

有相當數量的上市公司董事長搞出事情來,並不是一開始就存心欺騙投資者的,或者操控股價割韭菜,甚至於他的初心還是想把公司做大做強,但是,由於他的心太大,又急於求成,最後事與願違。

此前有媒體曝出大族激光豪擲6.7億建造的歐洲研發中心竟是個酒店,大族激光董事長在面對記者質疑時回應:「你是什麼角色?你有什麼資格來質問我?這個是我們自己的資金我當然有權利做任何經營決策,你管我那麼多?」

今日关键词:杨紫工作室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