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对低报价企业采购量上的支持-上海教育新闻网
点击关闭

采购价格-政策对低报价企业采购量上的支持

女驴友被吹落悬崖

在此背景下,中國醫藥行業改革在2016年啟動。當年,國務院印發《關於開展仿製葯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6年重點工作任務》,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佈《關於整治藥品流通領域違法經營行為的公告》等。

對企業業績的判斷,市場向來最為敏銳,雖然藥品價格屢創新低,但中標企業仍有利可圖。

超低價,還有利潤嗎?在藥品瑞舒伐他汀的爭奪中,曾在首輪中標的京新葯業自降3/4至0.42元/片(10mg),不料有三家企業價格更低,最終的中標企業為海正葯業、山德士、正大天晴,中標價分別為0.20元/片、0.22元/片、0.30元/片。

南京應諾醫藥公司董事長鄭維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仿製葯降價是必須要做的。中國藥品浪費在渠道中的費用要大於葯價本身。帶量採購和仿製葯一致性評價,才真正開創了中國仿製葯的歷史。

「行業整頓是中央的決策,不過帶量採購如何進一步促進這個整合,目前還看不透。」一位醫藥企業的負責人表示,理論上中標的企業會擴能,但兩年後又將重新招標,如果其他企業報價更低,那麼在本輪入圍的企業就會出局。這就意味着會出現反反覆復入圍擴能、出局停產的現象。

這個問題並非不能解決,重點在於儘可能多地納入帶量採購的藥品品種。事實上,這一行動也將被提上日程。

數據顯示,25種藥品的價格降至新低,與首輪「4+7」試點採購價相比,此輪擬中選價平均降幅為25%,最高降幅達78%;9家企業7個品種的報價降幅超過60%,甚至出現了6分/片的藥品。

具有明顯的商品屬性的藥品,為何會出現如此之低的價格?中標與未中標葯企都面臨著怎樣的挑戰?整個醫藥圈,又將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每個企業都不是只有一個品種,參与低價競爭的產品先佔領市場,擴大自己的品牌知名度,而其他產品價格上浮也就成為了必然,東牆除草西牆長。」一位業內專家表示。

如果說中標企業超採購量供應,是因為市場的力量,那麼這一招對企業的潛在影響更大,是進一步讓企業主動降價的核心因素之一。正如上述醫藥界專家所言:「利潤是低了,但能拿到大蛋糕也是賺錢的;量小了就更談不上賺錢了。」

「我們保留了合理的利潤空間。」齊魯製藥集團副總裁鮑海忠對第一財經表示,僅從價格來看,儘管利潤空間下降,但提高了使用人群數量和市場佔有率,可以把利潤的影響降低到最小限度。他認為,國內醫藥市場與國際相比,營銷費用較高,回歸到一個相對合理的水平是大勢所趨,降價是一個正常的過程。

「採購量外的空間實際上已經消失了。如果不入圍,企業的這個藥品就只能停產。」上述專家表示。

帶量採購政策,很大意義上是為了砍去企業冗長的銷售渠道、畸高的營銷費用,降低虛高的藥品價格。

為什麼「不中標,毋寧死」以低價取勝,成為本次「4+7」試點擴圍的主要標誌。

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今年8月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2015年以來,70%的常用藥價格降低或持平,抗癌藥等高價藥品價格平均降幅達到18%。約30%常用藥價格有所上漲,個別品種漲幅較大。

這也與事實相符。一方面,雖然利潤空間有變,但企業擁有遠大於帶量採購試點前的銷售量,利潤總額依然不小。另一方面,仿製葯降價的大勢已定,未來擴大品種也勢在必行,搶佔市場、打出品牌,是這次葯企行動決策的主要動力。

一位醫藥界專家說,在「4+7」試點中,有些藥品在短短2周內就用完了約定的採購量,由於患者有需求,企業便開始超採購量供應,沒有人不願意用低價的葯,這種需求不會因為約定而停止。

國家醫保局信息顯示,77家符合條件的企業參与申報,最終25個試點通用名藥品全部有企業中選,45家企業獲得擬中選資格,與擴圍地區2018年同種藥品最低採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 59%;與首輪「4+7」試點採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25%,最高降幅達78%。

此外,25個藥品價格已經見底,但在這25個藥品之外呢?

對於漲價原因,陳金甫描述為:一是市場調節的機制還不充分。漲價藥品多數具有市場容量小、競爭不充分的特點,往往臨床必需,缺少替代,容易出現「以缺逼漲」的態勢。二是上游原料葯壟斷漲價。一些藥品或者是原料葯生產環節高度集中,原料葯分銷的渠道容易被控制,通過壟斷控銷來達到非法牟利的目的。三是有客觀的成本因素。如人工成本投入增加、產品質量水平提高、環保投入增加,也產生了合理成本的增支,對於歷史價格低的藥品影響較大。

根據「4+7」試點下的低價規則,企業需要擁有更具優勢的原料價格、強悍的仿製葯研發能力以及強大的原料製劑產能,只有這樣的葯企才能把成本做到最低。但我國仿製葯企的技術和規模都相對薄弱。「企業為了發展,其他藥品漲價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會存在。」上述專家表示。

低價隱憂除了破除虛高的藥品價格,在行業整合和洗牌的大背景下,「4+7」試點對行業的影響或許更加深遠。

我國醫藥企業具有小散亂的特點,產品同質化嚴重。比如生產阿司匹林的廠家就有665家,生產青霉素的廠家也有290家。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藥品生產企業有5065家,生產批號更達18萬個之多。

也正因如此,在首輪報價中退出的企業這次大舉進攻,勢以更低價入圍。

「價格不夠低,就入不了圍,入不了圍就是死!降價還有一線希望。」一位國內葯企人士表示。

原因之一,是中標企業的超採購量供應,擠壓了未中標企業的市場空間。

一系列政策,都在深刻影響着醫藥行業,藥品生產企業的數量也在減少。《2018年度藥品監管統計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全國共有原料葯和製劑生產企業4441家。

如果說在面對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下稱「4+7」試點)的首輪報價時,部分葯企還保持了些許矜持,那麼9月中下旬的擴圍報價則是實實在在以低價取勝。

原因之二,是政策對低報價企業採購量上的支持。

《聯盟地區藥品集中採購文件》顯示,多家入圍企業要按照價格由低到高進行排序,交替輪流選擇省份。也就是說最低報價的企業有機會獲得用量最大的省份。

超採購量供應的事實也被國家醫保局證實。國家醫保局試點辦負責人日前回應稱,自今年4月1日全面落地實施至8月底,25個中選藥品「4+7」城市採購量17億片,中選藥品採購量占同通用名藥品採購量的78%。也就是說,在短短五個月內,藥品總體銷量已經完成了採購量的近八成。

出局之後,京新葯業股價9月24日跳水跌停。與之對應的,是新入圍葯企股價的大面積飄紅:華海葯業當日漲2.98%,廣生堂上漲7.51%,樂普醫療股價上漲5.93%。

根據《聯盟地區藥品集中採購文件》,政策已留了一部分市場給予未中標的企業:獨家中標者全國採購量為50%,2家中標者採購量為60%,3家中標者為70%。但為何企業要說,不入圍就沒有了生存空間呢?

比如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在首輪「4+7」試點中每片(5mg)為0.15元,此次中標價低至每片0.06元;在首輪「4+7」試點中,正大天晴將「乙肝用藥霸主」恩替卡韋從10.55元/片降至0.62元/片,並成功入圍,而在本輪報價中,成功入圍的3家企業以0.38元/片的價格將正大天晴排出局外。

今日关键词:王宝强冯清疑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