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代理网投彩票-临武新闻网
点击关闭

处方药品-12月1日实施的新版《药品管理法》未直接禁止网售处方药

女婴推拿后身亡

網售處方葯冰火「兩重天」作為醫藥領域最受關注的政策之一,處方葯網售在經歷了多年的演變后,近期又迎來了兩個不小的「波動」。

萬億市場規模面前,布局早已開始。2014年年底,京東商城獲得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A類證書,這也就意味着,醫藥電商一號店、阿里健康及京東商城三大平台均已獲得網絡售葯「入場券」。京東醫藥城負責人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正在探索與醫院電子處方連通併流轉的O2O模式,阿里健康也曾在石家莊試點電子處方平台,患者醫院看病後,醫生開具的處方將通過醫院信息系統進入阿里巴巴的電子處方平台內,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購葯,就可以通過APP發佈購葯請求。

■ 聚焦處方源是關鍵從各方對於處方葯網售的布局中不難看出,網售處方葯實現了處方流轉,合規的處方源頭是關鍵。在馬光磊看來,處方流轉,實質上就是從處方源頭到處方需求方之間要有一個安全便捷的對接平台。

2017年5月,百洋醫藥集團旗下百洋智能科技搭建了易複診處方信息共享平台,簡單來說,醫生通過院內HIS系統為患者開出「外延處方」,經過醫院合理用藥監測及數據脫敏后,平台方獲取處方信息。平台向患者綁定的手機號發送短訊,內容包括處方編號、取葯碼及推薦可滿足需求的零售藥店。患者可以自主選擇,並在零售藥店打印處方及憑方購葯。該模式還相繼在遼寧、陝西、河南、山東、廣西、廣東等地上線。

事實上,處方葯網售已經經歷多輪政策演變。與此同時,數千億元市場規模面前,市場爭奪也早已悄然開始。

保障公眾的用藥安全也是網售處方葯政策多年來演變的根本所在。北京大學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主任史錄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就曾指出,網售處方葯的好處顯而易見,老百姓獲得藥品更加便捷,但如何保障老百姓規避風險,合理使用藥品,才是重中之重,「即便放開,處方葯網售也仍需要專業藥師、醫師進行指導。市場固然擺在面前,但沒有安全保障的網售處方葯平台很難走遠。」

一邊「鬆綁」,一邊「禁入」,處方葯網售的政策走向如何?有業內人士指出,網售處方葯的逐步放開是大勢所趨,負面清單的出台,則是為了進一步規範處方葯網售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和細節,以進一步規範其發展。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秘書長、易複診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馬光磊認為,規範是處方葯網售的關鍵問題,「我一直堅持的一個觀點,即網售處方葯的規範不要特殊化。網售處方葯只是提供了一個處方銷售的新終端,因此在處方銷售過程中,應當遵守藥品經營的有關規定,也就是憑方售葯,解決處方來源真實性問題。」

12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新版《藥品管理法》,讓處方葯網售再次成為業界關注點。該法規定,「疫苗、血液製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等國家實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不得在網絡上銷售,而處方葯並未直接列入禁止網售之列。新法的規定,也讓業界認為此舉是為處方葯網售「鬆綁」。

12月1日實施的新版《藥品管理法》未直接禁止網售處方葯,讓業界認為此舉是為網售處方葯「鬆綁」。然而就在此前一周,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印發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中規定,「藥品生產、經營企業不得違反規定採用郵寄、互聯網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葯」,將其列為禁止項。有業內人士指出,網售處方葯的逐步放開是大勢所趨,在處方葯銷售過程中,應當遵守藥品經營的有關規定,解決處方來源真實性問題。

根據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IMS)的一項數據,2015年處方葯市場三大渠道(醫院、零售藥店、第三終端)佔比分別為77%、10%、13%。不難看出,醫院仍占處方葯銷售的絕對大部分。數據顯示,預計未來10年,零售藥店的市場規模占藥品終端市場的比例將不斷增加,到2018年,處方葯外流將為零售藥店帶來超過2500億元的增量。另有數據顯示,2018年處方葯外流規模將至1600億元,到2020年自院內向院外遷移的處方葯總量有望近萬億元。

不過,就在新版《藥品管理法》實施前的一周,11月22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聯合發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藥品生產、經營企業不得違反規定採用郵寄、互聯網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葯」則被列入禁止項。清單一出,也引發業界對於網售處方葯政策是否就此收緊的猜想。

萬億市場暗戰早已打響處方葯網售是否會放開,關係到老百姓購葯渠道的改變,也關係著數千億處方葯銷售市場走向的變化。

原標題:網售處方葯何去何從?安全是前提

今日关键词:广播寻找走失导游